嫩的都要出白浆了

  

  

  

林黛玉的人生悲剧,不夸张的说,贾宝玉要负80%的责任。林黛玉为“情”而生,为“情”而终,她的人生字典里除了情还是情。而在那个时代里,她的情并不被重视,尽管她用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赢得了贾宝玉的爱情,但最终还是被淹没在时代的洪流中。试问曹雪芹这样写的目的是什么?除了小说中“木石同盟”的报恩之说,作为现代人的我们,该如何去看待林黛玉对贾宝玉所付出的真情,她以泪报恩的行为值得吗?

  

  

贾宝玉在那个时代里,被作者塑造成一个具有“狂人”精神的形象,与时代格格不入。他身上的 这些特质,有先天的因素,但更多的是受后天影响。而在后天的影响里,对他产生重大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便是林黛玉。

  

  

  

林黛玉很小便进入贾府,与贾宝玉同吃同住,朝夕相处,一起品书,一起赏雪,一起看“落霞与孤鹜齐飞”,一起做了很多事儿,培养出了共同的兴趣爱好,以及相似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更为重要的是,二人在长久的相处中所建立起的懵懂的儿女情愫,这成为他们二人之后真正相爱的基础。

  

  

贾宝玉第五回进入太虚幻境,在梦中与一位名兼美字可卿的女子发生了性关系,从男女情感关系的角度看,这标志着贾宝玉男性心理的建立,他的情感由幼年期两小无猜式的朦胧情愫,正式步入追求男欢女爱的成熟阶段。同时,从小说创作的角度来看,也标志着贾府里这个“癫狂”的少年贾宝玉已然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之后我们便看到梦境照进现实,贾宝玉与袭人发生了云雨关系。此时便出现了一个问题,懂得了男欢女爱的贾宝玉,为什么没有堕入荒淫无度的滥淫生活?要知道,贾府里的男主子们贾赦、贾珍、贾琏、贾蓉都是淫虐女性的高手,甚至连贾政都会抛一个黄段子出来,相比之下,贾宝玉对女性的爱慕基本都停留在了理性阶段,我对你好,只是一个男生照顾女生的本能反应,不涉及任何物质与肉体的交换。

  

  

第五回贾宝玉与可卿在梦境里一同出游,之后跌入“迷津”之地,他喊出的是“可卿救我”。在之后的情节中,我们从秦钟、贾瑞身上,看到了执迷于“迷津”的人生毁灭之路。

  

  

  

贾宝玉与秦钟相识,年纪相仿,与宝玉相比,秦钟在男女之事上更加擅长。他与智能儿早已心照不宣,只待合适时机便一解相思之渴,毫无节制的“偷期缱绻”,最终饮鸩止渴而亡。贾瑞的遭遇更加悲惨,执迷于王熙凤,被凤姐算计一次还不够,偏要追着赶着死在凤姐的相思局中。

  

  

从情感的角度上来说,秦钟、贾瑞都不是无情之人,但他们的情更多的停留在“皮肤淫滥”的感性阶段,没有理性的思考。警幻送贾宝玉“意淫”二字,且这二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贾宝玉因何能守得住这二字,功劳意在林黛玉。

  

  

  

淫虽一理,意则有别。如世之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此皆皮肤淫滥之蠢物耳。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汝今独得此二字,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

  

  

随着贾宝玉男性心理的成熟,在对待男女之事和情感的分寸上,势必要建立起自己的价值观,在这个关键时刻,林黛玉时不时的敲打他,成为他理智的底线。在全书中,林黛玉与贾宝玉如何的亲近,也始终没有越过雷池。“质本洁来还洁去”这是林黛玉生命的底色。从她的身上,作者阐释了一个真正珍视爱情的女子应该是什么样的。

  

  

  

林黛玉的傲骨仙风是最吸引贾宝玉的地方,这不仅是贾宝玉喜欢她的根本原因,也是众多林粉喜欢她的地方。爱一个人最大的表现便是包容与牺牲,贾宝玉爱吃胭脂,爱在女粉堆里厮混,不喜读四书五经,爱读“禁书”,不爱与讲仕途经济的人来往,从未想过立身扬名的事情。这样的贾宝玉放在当下,恐怕不少女孩子会对他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说白了,贾宝玉除了是个没有事业心的男性,在情感上还是一个没有边界感的男性。

  

  

而对于贾宝玉身上的这些毛病,林黛玉都可以包容,同时用自己的价值观去影响他,减少对立的矛盾,增强和谐的步调。小说中写了几个重要的情节,宝黛共读《西厢记》,林黛玉吟诵《葬花吟》,撰写《桃花行》,这些都是他们二人在思想上的相互碰撞。

  

  

  

林黛玉的世界为何唯有贾宝玉能懂,因为黛玉所追求的“情”得到了贾宝玉的认可。林黛玉与贾宝玉的爱情与其说来自于“木石同盟”,倒不如说成是林黛玉勇敢争取的结果。

  

  

黛玉之情有两部分组成,即融情于理,情是动因,理是节制。这也是作者在作品中所宣扬和认可的爱情与婚姻的准则。而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有法之天下占据着主导地位,即社会规则将“情”视为有害之物,一切皆以礼法为中心,女性被禁锢在男权的魔掌之下,失去了应有的本色。

  

  

女性从一颗宝珠,逐渐变成死珠,最后沦为鱼眼睛,变成维护封建社会道德的帮凶,反过来再去对新生的女儿实施下一轮的思想残害,如此周而复始,进一步巩固了礼法的社会影响力,使其成为不可撼动的社会主导舆论。

  

  

  

有情之人在这样强大的道德理论下,特别是女性,不是沦为满足男性欲望的工具,就是成为家族的牺牲品,嫁给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人。因此,作者大旨谈情的目的,其实也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封建社会扭曲的价值观,正是由于缺乏“有情之天下”而造成的。

  

  

林黛玉为情而生,“还泪报恩”的传说,体现的正是她对情的重视,乃至胜过于生命本身。与此同时,她的情感专一,也有着自己理性的判断。在小说中,她从未筹划通过第三方的斡旋来达成她的个人目的。她所希望的结果是,既然两情相悦,就应该长相厮守,而不是通过其它物质性的东西来对婚姻加以衡量。可以说, 她的思想非常的纯粹,品性的确高洁。

  

  

贾宝玉对林黛玉的尊重,没有半分轻薄之意。他对林黛玉的认可,与林黛玉在对待情感的纯粹性上有着很大的关系。

  

  

  

一个人愿意用生命去换取另一个人的重生,这本身就足够伟大。而与此同时,如果一个人的行为思想对另一个人的人生价值观产生了根本性的影响,并促使这个人建立起新的人生观,这恐怕必须站在人性的角度上来评价了。

  

  

在小说中,作者第五回有意设计了这样一个细节,深陷迷津之地,也不是只有毁灭,也有获得救赎的机会。那就是爬上木筏,让木居士掌舵,让灰侍者撑篙,而前提是这种拯救与金钱无关,纯属自愿,关键看缘分。这分明就是在说,贾宝玉的解脱多亏林黛玉的舍命相救。

  

  

  

警幻道:“此即迷津也。深有万丈,遥亘千里,中无舟楫可通,只有一个木筏,乃木居士掌舵,灰侍者撑篙,不受金银之谢,但遇有缘者渡之。尔今偶游至此,设如堕落其中,则深负我从前谆谆警戒之语矣。”话犹未了,只听迷津内水响如雷,竟有许多夜叉海鬼将宝玉拖将下去。吓得宝玉汗下如雨,一面失声喊叫:“可卿救我!”

  

  

林黛玉用她的眼泪和生命拯救了误入迷津之地的贾宝玉,叫醒了沉睡在青埂峰下的大石,感化了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女娲补天的传说更大的意义,或许在于赞扬女性,特别是像林黛玉这样的自强自尊自爱品性高洁的女性,她们以一己之力与传统道德相搏,纵然粉身碎骨,也是无怨无悔,用生命筑起了有情天下的堡垒,其志可坚,其情之绝,非世间一般女子可比。

  
嫩的都要出白浆了

分类目录

标签